首页>芜湖教育 > 安徽池州、阜阳和芜湖的三所名校,与朱镕基总理的不解之缘

安徽池州、阜阳和芜湖的三所名校,与朱镕基总理的不解之缘

[摘要]“老乡观念重”是安徽人的一大特点。“只要会说合肥话,马上就把长枪挎;只要认识李鸿章,长枪马上换短枪。”这是李鸿章淮军里流传的一句顺口溜。李鸿章作为清政府的重臣,集军事、政治、外交大权于一身,当时 “副…

“老乡观念重”是安徽人的一大特点。“只要会说合肥话,马上就把长枪挎;只要认识李鸿章,长枪马上换短枪。”这是李鸿章淮军里流传的一句顺口溜。李鸿章作为清政府的重臣,集军事、政治、外交大权于一身,当时 “副部级”以上的官员多半是他提拔起来的安徽老乡。

象李鸿章那样,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;任人唯亲,拉帮结派”当然不可取。我们今天说得这位安徽老乡,在国难当头,倾力相助,改变了皖湘千万学子的人生命运,让老乡深情溢于言表,这才是 “安徽老乡”的典范。

1937年10月,南京国民政府宣布西撤重庆,安徽逼近抗日前线,皖江两岸,饱受空袭不得安宁。1938年5月,当时,安徽省教育厅决定迅速将四个省立临时中学和阜阳的颍州中学、颍州女中和颍州师范等省立三校,约四千余名师生员工,由各校校长负责带领,集体迁往西南大后方适当地方,继续办学。

什么才是“西南大后方适当地方”,大家都很茫然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于是,安徽人 “老乡观念重”的优势展现了出来。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去找老乡。当时有哪些安徽老乡混得好?能主政一方,可以拍板?巢湖冯玉祥,那几年不得志,没有实权了;合肥老乡卫立煌远在山西前线,比安徽还危险;合肥孙立人,淞沪会战受重伤,在香港休养……算来算去的最佳选择去投奔张治中,巢湖老乡,时任湖南政府主席。安徽池州、阜阳和芜湖的三所名校,与朱镕基总理的不解之缘

找巢湖老乡,自然巢湖人最积极。 1938年4月底,原省立黄麓师范学校(张治中将军创办)、巢县中学、元山中学(冯玉祥将军创办)及周边芜湖、庐江、无为、和县、含山等地的高、初中学校部分师生,约有300多人,三五成群、一路向西、颠簸流离到湖南省会长沙。

与此同时,官方组织的迁移师生也上路了:皖西南的3所学校(金寨县一临中、舒城县二临中和宿松县三临中)分成小队,三五成群地翻山涉水,穿大别山区,6月,抵达湖北武汉。东至县四临中的数百名师生员工,从东至县起程,越过皖南山区而到屯溪;乘船到浙江金华,再乘火车,经江西南昌而到湖南省会长沙。

阜阳3校近千名师生员工,向淮西方向、经河南潢川,于6月,进驻武昌安徽旅鄂中学和汉口难民所。

一下来这么多人,就不是几个老乡私下的小事了,自然还得走下流程。于是7月初,第五战区司令兼安徽省政府主席李宗仁,致电张治中,请求帮助解决滞留武汉长沙安置事宜。“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”,当看到露宿长沙街头安徽大批流亡学生,张治中内心既难受又着急。所以当即回电李宗仁,决定在湘西为师生们新建学校。

此后,湘皖磋商,并获得教育部批准,决定在湘西和川东地区建立国立安徽第一中学(后更名为国立八中)。张治中对此高度重视,帮助建校做了大量的细致工作。

国立八中建校的这片区域,位于沅水中游、武陵山区腹地,自古是少数民族聚居地。历史上匪患严重。张治中要求 “湘西王”陈渠珍和湘西各县长官对国立八中办学、师生安全给予关照,并派军队沿途护送。 “湘西王”黑白两道通吃,最关键他还是张治中的好兄弟,两人关系超铁。当着张治中面,陈渠珍拍着胸脯说:“安徽学生来湘西,对我们大有好处,我陈某保证他们的安全,如稍有闪失,归我是问。”此后各县对国立八中给予特别优待,师生很少遭土匪侵扰。安徽池州、阜阳和芜湖的三所名校,与朱镕基总理的不解之缘

经各方协同努力,学校很快就建好,分为校本部和十一个教学分部(即分校),也就是建立六个初中部、四个高中部和一个师范部。当年秋,正式开课。最多时,在校师生员工5200多人,主要是安徽流亡师生,另有部分当地子女。

因为食物短缺,学生们常年是饿着肚子去上学,“要是哪天看到点油星子,那真的像过年一样。”即使条件艰苦,功课压力却丝毫不减。大家都觉得时间不够用,有时候半夜了,大家就围着一盏桐油灯看书。 就是靠这一股精气神,流亡的学子们顽强地把学业坚持了下来。

张治中对安徽师生非常关心,多次专程看望和帮助解决困难。当年10月,张治中以安徽同乡身份看望国立八中师生;当听说严冬来临,学生们还无御寒衣物时。当即拍板表态说:“每人发给灰色单制服、棉制服各一套、棉大衣一件及一双鞋和袜;没有棉被的学生,加发一床棉被。这些都由湖南被服厂支付,马上就办,保证在今年10月中旬发到学生手里。”

当年入冬后,国立八中4000多师生都穿上灰色棉制服、棉大衣和鞋袜,大家无比感激。

1945年春,国立八中20多名巢湖籍的贫困学生,联名写信给已调离湖南,在重庆任职的老乡张治中,请求给予经济援助。张治中立即安排秘书给每人送去救助款30元。

国立八中教师大部分来自安徽,他们中有很多是安徽的著名教师,部分来自大学,后来很多也进入大学成为著名学者。当时不少人评价,称国立八中老师“比战前长沙名校教师毫不逊色”, “如果没有国立八中,湘西教育至少要落后20年”。

抗战胜利第二年,国立八中由湘西迁回安徽,大多数师生去了池州,与贵池县立初级中学合并,组成“皖南区贵池中学”,即现在的安徽贵池中学。还有部分进入了安徽省太和中学及芜湖女中(后并入“皖南区芜湖市第一中学”即现在的芜湖市一中)。安徽池州、阜阳和芜湖的三所名校,与朱镕基总理的不解之缘

国立八中从1938年秋到1946年夏,在湘西连续办学八年,为我国、为海内外培养了数千优秀建设人才,其中有很多知名的学者、专家、讲师、教授和院士。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和夫人劳安也是国立八中学生,是从安徽学校里走出来的杰出代表。安徽池州、阜阳和芜湖的三所名校,与朱镕基总理的不解之缘

2000 年 5 月 28 日,国立八中校友在安徽合肥举行纪念会。2001年4月,国立八中校友、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回到花垣县,重访母校,令原本名动一时,却尘封达数十年之久的国立八中重新引人注目,老乡张治中也再次被更多的安徽人所记住。(转载请注明来自:头条号/花钱月下)

问题投诉